发起人慧礼法师

慧礼法师,内号「心是」,1955年生于屏东万峦,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子弟。由于家境清苦,幼年即随父母下田务农,练就沉默寡言埋头苦干的个性,也打造了强健的体魄,为日后的奔波奠下深厚基础。初中到邻村国小当守夜赚取学费,学校旁的坟地使慧礼法师对人的生老病死有了另一个体认;高中借宿潮州明心佛堂时,高僧传开启他进入佛门之因缘,六祖坛经则使其开始舍荤就素。

 

1974年依止佛光山星云大师剃度出家,同年受具足戒,后毕业于佛教研究部。先后在佛光山担任工务部主任、男众部监院、都监院工程监院。 1992年奉星云大师旨意自动请缨前往南非,历经十年创建非洲第一座大乘佛教寺院-南华寺并担任住持。行脚非洲后,见到非洲苍生的贫苦以及未蒙佛法教化,立誓埋骨非洲,五世为黑人僧伽,以一世之不能,愿以五世作拼抟。发生一次重大车祸,身受重伤元魂出窍幸未罹难,至于疟疾则已「常相左右」。得疟疾,肉体上的冰寒与烧热交煎乃至于上吐下泻,并没驱退慧礼法师的信心与决心,反而谑称自己已成为真正的非洲人,因非洲黑人都说没得过疟疾的不算真正的非洲人。

 

2001年卸任南华寺住持,开始深入非洲,为续佛慧命再入蛮荒。行脚遍及马拉威、坦尚尼亚、尚比亚、辛巴威、查德、奈及利亚、克麦隆、迦纳、布吉纳法索、 刚果、塞内加尔、赖比瑞亚、史瓦济兰、赖索托等国,或为招收佛学院学生,或为慈悲救助,或为认养孤儿,足迹涵盖东西南非。让佛教本土化系慧礼法师一贯主张,1994年排除万难成立的非洲佛学院就是本土化的第一步。虽然与慧礼法师的理想还有一段差距,但迄今也栽培出近十位本土比丘,有的已回到自己国家开始弘法(如刚果的慧然法师,马拉威的慧宏法师),有的则在佛光山的道场里历练,假以时日,这些非洲佛教的菩提种子,将会萌芽茁壮,落实本土化。

 

马拉威阿弥陀佛关怀中心系慧礼法师深入非洲的第一站,于2005年10月完成第一期工程,以认养孤儿2000名为目标。后续将有爱滋关怀中心、职业训练所、佛学院等之建立。由孤儿里筛选及培植佛门龙象,正是慧礼法师力称非洲是未来僧伽蕴藏最大来源的体践。行脚非洲须有一定的耐力及毅力,慧礼法师筹建南华寺乃至于「马拉威阿弥陀佛关怀中心」,一般人均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,唯慧礼法办深信有佛法就有办法,尤其在台湾主持的圆通人文关怀协会与普贤教育基金会,就是一个结合十方大众之力的公益组织,目前已担负起传法非洲,续佛慧命的重要后勤角色。非洲本是佛教沙漠, 慧礼法师一步一脚印,弘法非洲已略具成效,与其大愿相较,虽还有漫长之路,然以「非洲和尚」名之,实不为过也。

 

社团法人中华民国阿弥陀佛关怀协会缘起

 

于2012年6月获主管机关内政部核准,更名为「阿弥陀佛关怀协会」

 

「中华民国圆通人文关怀协会」于2007年经内政部核准成立。基于慧礼法师的慈悲心、愿力和坚定信念,并且护持法师在非洲志业。目前正积极协助非洲募款筹建孤儿院及学校。这个关怀中心只是一个开始,这项工作正是师父所说:「给孤儿许下一个希望和未来,为孤儿创造更好的成长机会。」在那荒芜贫瘠的土地上,给予这些小生命能够继续存活下去,这也是慧礼法师所说:「一枝草、一点露,天无绝人之路」。期望能在基本的照顾和教育下,培育出新一代的非洲人,让非洲成为未来的人间净土。

 

十几年来,慧礼法师不顾自身安危,风尘仆仆往返非洲内陆各贫困国家,带入医疗、物资、教育、佛法智慧,在各处为生命燃起光明和希望,并建立孤儿院与学校,收容且教养被遗弃的孤儿及爱滋儿童。

 

慧礼法师说:「肤色尽管不同,但不能因人种不同而产生对立抗争,生活在地球的人们,都应同享全人类共有的资产,不论是黑人、白人、黄种人,这些都是一生一世因缘业力的显现,我们有可能转世为白人,也有可能转世为黑人」这正是慧礼法师一种无国界、不分肤色、大爱众生的精神。他说:「出家人就是要尽形体的寿命、 奉献生命,众生需要我的地方,我就去!若以一世之不能,愿以五世作拼搏;以个人之不能,愿借众缘共成就! 」

 

ACC是为让孤儿们能在舒适健全的环境中健康成长,远离疾病与饥饿的恐惧,并期望这群原本孤苦无助的孤儿,在阿弥陀佛关怀中心的看顾与教养下,长大成人能够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。而暂时无法进入ACC的孩童,另外在周围的村落建立”救济站Community Based Organization”(简称CBO)集合当地孤儿给予教育金及固定每月发放生活物资。